郝近大:老味道要不断翻新 也要继承传统

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主办的老味道、老故事、老品牌——坚守诚信的力量研讨会9月24日在经济日报社举行。中国经济网现场直播。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药学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郝近大发言。中国经济网裴小阁/摄影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24日讯(记者杨斯阳)“老味道不断翻新很重要,但保持传统更重要,只有把老祖宗好的东西传承下去,我们才有可能在正确的轨道上创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药学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郝近大还在今日举办的老味道、老故事、老品牌——坚守诚信的力量”主题研讨会上表示,很多同仁堂连锁店虽然挂着同仁堂的牌子,但销售的大部分产品都不是同仁堂生产,在这方面同仁堂还是应该加强管理。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以下是发言全文:   好,非常感谢各位能够坚持收听我,继续我们这个研讨会。进行了一上午,大家可能也比较累了,所以在这里我想给大家再就这个题目讲个小故事吧,所以就是说这个刚才我们同仁堂的这个陆书记,把他们企业近年的发展做了一些介绍,在传统故事方面基本没有提到,但是说起同仁堂的故事可能大家也都比较熟悉,这里边其中印象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们郭宝昌导演编导的,我们陈宝国主演的那部电视剧,可能给大家留下了非常深的这个印象,从中也让大家了解到我们同仁堂的一些个传统和它发展的一些个历史和其中的一些艰辛吧。   但是这里边它由于是电视剧,可能在人物塑造上跟历史情节上可能还是有些区别的,所以我这里想简单地介绍一下同仁堂自1900年以来的一些大致的情况,这个其中里边谈到有一个老太太,斯琴高娃主演的老奶奶,这个老奶奶那个角色在实际当中并不是白七爷的母亲,从辈分上论他应该是白七爷的祖母,所以从他们祖籍是杭州人是浙江的,在清代初年他们是走街郎中,串到北京来开始开办了同仁堂,从那一代开始到白奶奶这一代它已经是第十代了,也就是说他第十代传人,对同仁堂发展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白奶奶是他的夫人。   在第九代和第十代,股份已经被别人买去了,到这个第十代潘石屹永州的时候,他通过他的努力,把外股都排出去了,完全是由乐家的独家来经营的,所以就是说在这个同仁堂的传承中,它的第十代乐平泉起到了一个承前启后的作用,所以这个白奶奶就是乐平泉的夫人,所以她的声望在他们乐氏家族当中声望是非常高的。就是说它到第十一代,就是它在九代八代之前乐家很多都是单传的,子女非常少,但是到十代之后不但事业有成,他的子女也非常多,到他这一代就有四个儿子,女儿不说,他有四个儿子,而且这个四个儿子都是非常有才华的。所以他这四个儿子统一的协调下,在老奶奶统一安排下,使这个同仁堂的事业非常地兴旺发达。   以至于到了第十二代,也就是白七爷,他们这四个儿子,他生出的儿子都是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大排行,一直排到了十五六,大家就是说每家大约都有三四个儿子,他们人丁特别地兴旺,从第十一代以后。所以说白七爷应该是乐老四,他是这样一个关系。所以这里边谈到这个传承关系呢,我这里边想到的一个就是乐家的祖训,就是说他不办分号,他为了保持它的质量,为了保持它这传统,他在以前的十一代之前都是没有分号的,只有他独家经营,而且他底本都是密不传人的,只有他自己一代一代传承,但是到了十二代的时候,也就是我们乐老四白老七,在济南开办了第一个同仁堂的这个分号,他也盛产一些阿胶的产品,他破了同仁堂的例,所以乐老四这个人非常有反叛精神,在传承当中跟他电视剧中描写的性格是非常一致的。   所以就是说在这个济南之后,又开办了天津的达仁堂,一直后来又在南京也开设了同仁堂,而且南京的同仁堂在1949年的时候就移居到了台湾,开办了台湾的同仁堂,但是它所传承的药物目录底本都是一致的,就是在他四大家族形成的一个决议,因为人口多了总在一起经营是不行的,所以祖训虽然是可贵,但是完全遵守对他们这个发展也是不利的,所以他们形成一个协议可以开办分号,但是说不能叫同仁堂,再有一个使用底本可以使用我同仁堂的这个底本,是这样的。      所以现在我就想起来一个,刚才咱们陆书记这个报告中也多次提到了,现在发展得很快,连锁店大约好像六千一百多家,这样一个广泛的连锁店对于同仁堂的发展是有好的一面,但是同时就像祖训当初所担心的,就是说我这个现在都叫同仁堂了,所以大家的心目中对这同仁堂非常崇拜非常信任,但实际上各地的连锁店据我所知确实是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   我可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说现在很多同仁堂虽然挂着同仁堂的牌子,他经营的品种有同仁堂的,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品种不是同仁堂的,这个为什么呢?因为我关心这个事,比如说承德也有同仁堂,那北京的同仁堂就更多了,我说你们为什么经营非同仁堂的药品?不瞒您说,同仁堂的药优质价贵,同样的一盒药我们同仁堂卖六十多块,而其他的卖三十多块钱,所以势必影响我们同仁堂整体的声誉。   但是有些人一开始是奔着同仁堂的牌子来的,他也没有看,因为他进同仁堂不看到底是哪个厂子出的,买回家一看不是同仁堂的,服用起来效果也不尽满意,这个影响我们的疗效。所以就是说我们讲诚信,讲究传统,一定要加强对于连锁店的管理,这一点我想也是我作为一个消费者的一个建议吧。   再有一个就是说如果从我专业的角度来看,我虽然没做过正式统计,但是我刚才跟陆书记谈,我从小就是在同仁堂附近长大,我在五十年代在六十年代就在同仁堂旁边住了十几年,对同仁堂很了解,而且我小生活生病经常到他那儿买药,而且给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个药,就是说五六十年代那会儿卫生条件不是很好,也可能是说小孩上火,他经常长疖子,现在年轻人少了,疖子是很疼的,当然我们用什么药呢?就用拔毒膏,一分钱,这个贴上你那个红肿部分一天就熟了,马上那白头脓就出来了,非常地见效。所以现在这种小品种的药,就是赚钱不多的药可以说基本上买不到了。   再有一些就是说从我专业上我的一些学生统计,现在很多的外用药,实际上应该外用药对于我们中药来讲,应该是我们中医的一个强项,我们中医治疗烫伤、治疗扭伤、蚊虫叮咬有很多好的方子,而且是过去我们这些药店也是常备的,现在这些药都非常非常少了。比如说我们这个达仁堂生产的那个京万红,我的儿子也用过这个药,非常地管事,就是说我带他去洗澡,他没留神开水把手烫了,都起了泡起了皮,你把它敷了之后效果非常好,但是这样的药非常少,而且即使有的话价格比过去涨多了,过去十克包装,现在二十克包装,所以在这方面还是应该保持诚信,发扬传统方面我们应该继续做一些工作吧。   再有一个就是说我们刚才陆书记报告中不断提到老味道不断翻新的问题,老味道不断翻新是必要的,但是我个人觉得保持继承传统可能更重要,只有我们把这个老祖宗好的东西保持传统,继续发扬下去,我们才有可能在正确的轨道上创新,如果我们背离了一些传统,这个创新可能就偏离了。这点我就想,而且在很多学术会上我也多次建议,但是现在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得到恢复,就是我们同仁堂过去抓药,每味药一个包装,十八味药或者十味药它分十八个或十个小包,这是大的柜台上铺上一个大的台纸,完了分别摆上十个药摆上十个小票,那个小票上边有这个每一味药的功能主治都有介绍,它是一种很好的科普宣传,同时也是为了保证药之后,你发现问题就很难纠正。但是现在来讲可能咱们企业每次开会提到,我们现在门诊抓药量这么大,我人手不够,包起来耽误时间,也影响患者拿药的时间,这个所以我们一直在到现在还没有。   前几天拿了一个方子让我看,我拿来一看这十七八个药放在一起,没有经验的还分不清,所以这一点来讲我觉得也是同仁堂的一个非常好的传统,我建议您回去还是发扬这个传统,当然也有困难,实际上的难度,上海现在有一个药店这么做,但是做的非常少,作为我们同仁堂名药店还是得传承,我讲一点我的意见。谢谢!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殷俊红)